香港電視    1330期    1993年5月

張文瑛 美的約會

戴月娥與港姐的一段緣

Articles Index

Wanda(戴之洋名)一聽見我要訪問她,便嚷著說﹕我很久沒有接受訪問,而且她說她現在很胖。

可是當我見到她時,她還是當選時那樣子。

她是一九八零年的香港小姐冠軍兼最上鏡小姐,當然不會「白枉此名」啦!

其實講起上來,很多事也離不開「緣」字。

她告訢我,我參選那年,她是在幕後做跳舞,才不過十三、四歲,樣樣都很新鮮,想不到數年後自己也獲選,還遇我成為朋友。

在這兒先撥開一筆她未當選時的小故事。

話說有一次她陪一個朋友去間模特兒中心報名,負責人叫她留下資料,以便日後可以聯絡她。後來模特兒中心的人打電話給她,叫她拍廣告(還記得那個「真面目」廣告嗎?)但Wanda說她沒有那麽多錢交學費,負責人說可以在以後做工的費用中扣起來,於是她便矇查查的當了模特兒。

好了,現在扯回她參選的過程。

模特兒公司負責人叫參加香港小姐選舉。她心想也不知成p不成事,故此跟他說,如果你找到宗惟賡做我的提名人,我便考慮一下。

事實上她是不認識宗伯伯的,不過當時宗伯伯提名的朱玲玲和鄭文雅做了冠軍了,故此很多人認識他。

其實那時(七九年)宗伯伯已經臥病在床,他是睡在醫院的病房看着鄭文雅加冕的。

後來宗伯伯見了他說﹕「你很上鏡,會有些機會,不過冠軍就很難說了。」

「所以我很信緣,很多事要來便來的。」

「當選港姐那年因為鄭文雅事件--她任期完畢第二天便和麗的電視(即現在的亞洲電視)簽約,所以我的任期是十八個月的。後來無綫叫我簽約,拍了幾個劇集,其中一個是和謝賢拍的「再見十九歲」。」

「那你為何提前解約呢?」

「那時很不開心,每次都是刁蠻小姐,而且做藝員有很多應酬,我自己又不喜歡。你知我個人直腸直肚,不喜歡就喜歡,故此很蝕底,於是提前解約。後來加入一間電腦公司做公關經理,負責宣傳、公司內部負責,娛樂方面等工作。」

「那你習慣嗎?從一個生活多資多采的藝員到一個平常朝九晚五的工作?」

「我昰一個容易適應環境的人,所以也沒有什麽不自然,不過當然要比別人多努力些,因為他們總覺得香港小姐是個有工作能力的人。」

我也點頭質成,因為不是香港小姐是沒法體會那種滋味的。

就是在那工廠認識了現在的丈夫Ricky。

「他當時是一個技術員,他跟朋友說﹕「這是我的太太。」」是那種一見鍾情的故事。

「我們相處了很短時間,後來他反回英國,我便飛去探他,就這樣我們便決定結婚了。」

「我記得他初時來香港只有一件皮筴,裹面有一對波鞋,一套衣服,一些必需品和一百五十磅。我還帶他到加連威老道買夏天衣服。」她呷了一口茶繼續說。

現在Ricky已經有自己的公司,而且生意一天比一天好,也很照顧Wanda。

「他的工作很忙,晚上往往很夜才睡,故此見面的時間很少。」但他們無論多忙,星期一至五工作,星期五晚上一定會去撑枱腳,星期六、日是家庭日,和兩個兒子玩耍,實在羨慕死人了。

「我覺得如果一個男人有一百萬,但他只會給你一萬玩用﹔而另外一個雖然只有十萬,但他卻給妳十一萬用,我情願選後者,你說對嗎?」

「當然啦!」她點頭表示贊成。

我看她那滿面幸福的樣子,我不期然也墮入那幸福的感受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