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電視    1349期    1993年9月

張文瑛 美的約會

鍾慧冰因父親一個獎勵得港姐名銜

Articles Index

緣!

又是一個綠的故事。

Maria (鍾的洋名)於一九七九年自美國回港,當時她剛讀完大學回到香港。

這次回港是因為她把四年的大學課程,用三年的時間修畢,她爸爸獎勵她一個回亞洲的旅程。

鍾慧冰十一歲便去美國,在大學讀經濟。當時她只有一個婆婆在香港。剛巧那時香港小妲選舉,每日在電視播出廣告。Maria 想自己香港沒有朋友,就算好話唔好聽「衰咗」都沒有人識,於是便參加了。

「我也想不到會得到季軍。」

「你覺得在選舉過程中學到甚麽?」

「我的眼界擴闊了,認識了很多人,那也是參選的目的之一。」

「跟着如何?」

「跟着TVB簽了我做藝員,做了年多歡樂今宵。」

「那後來為甚麽又不做?」

「因為無綫不肯加我人工。當時嘉禾的薛志雄找我做製片,給我八千元人工﹔而TVB只肯給我五千,所以我便離開無綫。」

 

「你相信婚姻制度嗎?」

「我不相信婚姻制度,因為那是一個人控制着另一個人。」

但是她已結婚年多了。

「你如何形容自己。」

「我是個相當樂觀的人,好奇心重,希望見多些,知多些。」

Maria現在除了做金融外,自己也有做股票生意。

「其實是我的公共關係公司有個常客上深圳做生意,剛巧發現了深圳B股,覺得有得做、回到香港便找個拍擋與她一起做。」

「藝員、製片、老闆,你最喜歡那個角色?」

「唔.....」她想了一陣。

「其實三個我也不太喜歡,只要有錢賺我都喜歡。」

「哈哈.....」我們相視互笑起來。

「你的人生觀是甚麽?」

「吃喝玩樂。」她不假思索便回答了我。

「那你平時如何鬆弛自己呢?」

「寫作啦,我在「清新」的專欄已沒有寫。遲些我會在快報寫一個旅遊的專欄。我也出了三本書。」

我一時間忘了問她書名,想看一看也不能。

「週末或假期我會和先生拖着三隻狗到海灘散步。很多人都說悶,怎會呢?我有時為狗沖凉,梳毛,種花,看影帶,聽音樂,很多很多,簡直忙過上班。」

「我覺得你老了。」我說。因為以前的Maria很多話說,一刻也不停。

「是呀,我覺得以前比較十三點一些。現在人比較穩定開朗。」

希望她吃喝玩樂的事能夠如願以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