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電視    1376期    1994年3月

余少寶    穿泳衣上台當去沙灘游水

文﹕欣

Articles Index

新一屆香港小姐正開始籌備,余少寶頓覺時光的飛逝。

她說﹕「一年的任期猜不到這麽快即將完結,真令我非常捨不得!不過捨不得之餘,這年來的體驗我又覺得十分有意義,認識的人多了,相對生活圈子也擴闊了,參加港姐令我學到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,可說是改變了我一生其中一個階段,所以我絕對沒有白費了這機會。」參加港姐,更令她體會到家人對她的愛錫﹕「初初當選是最辛苦的一段日子,我家住得又遠,每天往各處出席活動,也得家人開車接我出入,倒是辛苦了他們。」

「會不會鼓勵身邊的朋友參加港姐?」我問。

「會呀,」她說,「參加選美其實幾有意義,當初我在法國讀書,姐姐見我未做過工就鼓勵我參選,我亦想藉此見見世面。事實上小時候車淑梅已有叫我將來參加香港小姐,可能她見我幾活潑,純品吧,就是今次回港我也有問她意見,順理成章成為我的提名人。」

「參選期間能夠接觸很多平常不可能接觸的事物,例如吊威吔,雖然是十分辛苦,但因為嘗試過,所以依然覺得好開心、好新奇。當選之後,我自覺成熟了不少,因為常要代表香港往外地作親善訪問,所以我再不單是媽媽眼中的女兒,而且是代表香港的親善大使,身份斷然不同,感覺固然也不同。」

我告訴她,其實很多女孩子也有意參加選美,只是擔心穿泳衣在台上給別人評頭品足罷了。我問她,當初有沒有這個矛盾?

她的答案是沒有。

她說:「可能我在法國住了四年,那邊的風氣較開放,連帶我也不怕穿泳衣在台上走來走去,其實就等於去海灘游泳一樣,沒有什麼尷尬,又或者是我不太害羞的關係吧!不過如果選美不穿泳衣,別人跟本不知道你的骨架、身型如何,所以穿泳衣是需要的。」

「如果有意參選的女孩子有以上困難,你會教她如何克服?」我問。

「我想我會叫她不要當一個比賽去看,應該當為一個考驗自己的機會,而且我覺得自己有優點、長處不妨給人看,不應埋藏自己,就像快樂時與人分享道理一樣。其實到正式比賽時,你根本無機會去驚,因為時間緊迫,只記得要在短促的時間內換衫,還要掛住如何走位、對答,到出場時就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穿什麼衣服!如果連害羞也克服得到,相信以後做事也自信得多,再者人要克服困難才會有進步嘛!」

「二十到三十歲是女性最燦爛的時刻,一定要好好珍惜,青春是挽留不住的,起碼到年老竽,懷緬過往的日子,我曾經也有一段時候被公認過是漂亮的,那種滿足感會很大!將來我有下一代我亦會告訴他們,教導他們走應該走的路!」如果參選港姐是其中一絛「應走」的路,相信余少寶已走出正確的第一步!